• 《诛仙》七大未解之谜
    发布日期:2019-10-08 14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只听那女子的声音飘荡在这片树林之中,道:“这是三千年的古井,传说,只要在月圆之夜,以虔诚心愿,俯首看它,必定能够得尝所愿。”她的声音里,仿佛有几分凄迷,“可是,从到了这里,看了三次了,为什么,他的病仍旧没有起色?”

  那一个瞬间,张小凡仿佛微微怔了一下,漂浮在半空中注视着他的那个柔媚女子,脸色也微微一变。

  鬼先生淡淡道:“你我当初一见如故,在西北蛮荒还有那普智和尚……”鬼先生和那万剑一此刻却都没有注意到旁边鬼厉的神情变化,继续道:“我们三人虽然门阀不同,却总归是相交一场,如今普智过世多年,你也早就断了消息,不料今日居然还能相见,也不枉我来这青云山一趟了。” 。。。

  十位****中,两人早夭,四人死于江湖仇杀对决,剩下的一人残废,一人失踪,只传下两脉。如此过了五十年,青云山方圆百里发生了从未有过的天灾地震,山洪爆发,地动山摇,死伤无数,竟是又绝了一脉。

  青云门开派祖师竟于青云山深处一处密洞内,得到一本无名古卷,上载各般法门妙术,艰深枯涩,却是妙用无穷,威力巨大。

  而后,小凡也是进门却不得入,天书最后一卷是否在内?千年正邪是否一家?一切尽在其中

  从当年的天之轿子到后来的祠堂老叟,田不易均以为他已死,为何活着?他与道玄又有和恩怨,一切都湮没在滚滚时间中

  这世间本是没有什么神仙的,但自太古以来,人类眼见周遭世界,诸般奇异之事,电闪雷鸣,,又有天灾人祸,伤亡无数,哀鸿遍野,决非人力所能为,所能抵挡。遂以为九天之上,有诸般神灵,九幽之下,亦是阴魂归处,阎罗殿堂。

  这乃是本书开头之语,谁欲成仙,有无神仙,天帝宝库又是怎么回事?诛仙诛的又是谁?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张小凡怔怔地望著,无声地流下泪来,双腿一软,终于是再也坚持不住,坐倒在碧瑶身边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傻……我还没有对你说,我在那口古井之中,看到的人是你啊……”

  6.鬼王道∶「不错,苍松道人,田不易,还有商正梁、曾叔常,再加上一个万剑一,便是这五个人了。」

  青龙轻轻叹息一声,道∶「百年时光,匆匆而过,当年这些人不过还是锐意冲杀的年轻人,如今居然也都独当一面了。」

  鬼王微微一笑,道∶「龙兄,当年是你有事不在,否则有你们四大圣使在,青云山一战,我们圣教虽然未必能挽回败局,但至少也不会败得那麽惨!」

  青龙摇头,道∶「不可能的,百年前乃是正道三大巨派鼎盛之时,那些老不死的纷纷出山,加上我们一样也是抵挡不住。不过,嘿嘿,可笑我们圣教数千载之下,在蛮荒圣殿之所,却被那五个人冲杀进去,一时望风而靡┅┅」

  鬼王沉默了片刻,缓缓道∶「是啊,当年我因为要照顾上代鬼王,不在圣殿,但也听说场面极是难看。可惜圣殿中高手都在青云山那场大战中被派了出去,死伤无数,否则┅┅」

  青龙苦笑一声,道∶「不错,其实还不止,除了那个大懒鬼玄武,白虎和朱雀也都在圣殿。」

  鬼王脸色变了变,强笑一声,道∶「那怎麽刚才龙兄你却没有认出这两个人来?」

  青龙又是一声苦笑,道∶「说来也是丢脸的事。当年这五个人一路冲进蛮荒不说,居然还一直冲杀到了圣殿之上。那时全荒震动,震骇不已,我与白虎、朱雀虽然一向与看守圣殿的长生堂、万毒门不和,但维护圣殿乃是首要之事,便与其他各派高手,一起守卫。」

  鬼王向半空中望了一眼,道∶「怎麽?这五个人的道行,百年前便如此之高吗?」

  青龙摇头,道∶「其实也不尽然,事过境迁后我细细想来,其实都是我们在青云山大败之后,高手死伤太多,人心惶惶,被这五人胡乱冲杀,一时都以为正道大批人马已经杀来,未战心已怯了,却不曾想到只有区区五个人。」

  他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,又道∶「这五人中,其实我只与万剑一照过面,所以不认得其他四人。当年他们冲进圣殿,五个人却分做了五路,从各个方向冲了进去。我们猝不及防,心中又是焦急畏惧,一听前后左右都有喊杀之声,方寸已然乱了。本来若是镇定接战,等局面稍定,我们必胜无疑,可惜,唉!可惜他们之中居然有一个万剑一┅┅」

  青龙眉目微闭,沉默了片刻,长出了一口气,摇头道∶「此人天纵奇才,惊才绝艳,乃我生平仅见。事后我等私下商谈,都以为其他四人虽然道行不低,但与万剑一比起来却相差许多,可以说若无此人,这几个青云门的家伙绝然是冲不进我们蛮荒,更不用说还杀到了我们圣殿之上。」

  看著青龙的神情,彷佛沉浸在回忆之中,隐隐有些向往∶「那时,其他四人从旁边后头冲进,我们却把主力都聚在正门圣殿之处,心中正自犹豫惊骇,便在这时,万剑一便孤身一人,仗剑直冲了进来┅┅」

  青龙叹息一声,道∶「不错,就他一人。我还记得当年他白衣如雪,剑碧如水┅┅啊!不错,就是那把斩龙剑了!百年不见,差点认不出来了。」

  鬼王吃了一惊,见青龙左手向前指去,却是指著兀自在场中拚斗的林惊羽手中那把碧如秋水的斩龙剑。

  青龙点头,道∶「不错,便是在他手里。那时我大声喝问,他却一言不发,只是长笑不已,直冲进我们人群之中,纵横厮杀,势不可挡。啧啧,啧啧,唉!真是英雄了得!」

  鬼王点了点头,脸上亦有惊佩之意,道∶「此人果然厉害,胆大包天,后来如何?」

  青龙道∶「我们都是又惊又怒,但又怕除了他还有正道高手即将杀入,而且圣殿之后喊杀声越来越近,我们更是惊惶。慌乱之下,竟是被他冲到了供奉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的正殿之上。」

  青龙苦笑一声,道∶「连你也这个反应了,可以想像我们当时何等恼怒。这一下便不管什麽其他高手来不来了,全部人都和疯了一样向他冲了过去,有什麽看家法宝都用了出来,只片刻工夫,他身上白衣便被血染红了。但他竟不回头,直冲进圣殿,腾身飞到了圣殿上并排供奉的那两座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神像之上,在二圣神像之间的白墙上,生生刻下了他『万剑一』三个大字!」

  青龙道∶「她是我们四人中唯一的女子,但侍奉二圣之心却最是虔诚。当时我只看她不顾一切第一个冲了上去,趁著万剑一刻字的那眨眼工夫,一刀便砍了下去,竟将万剑一的左手给砍了下来。」

  青龙叹了口气,道∶「你也吃惊吧!当时我们也都吓了一跳,因为万剑一冲杀进来时威势太大,我们都未想到他一人对著我们这许多人,再厉害也早成了强弩之末。不料他左手虽断,血如泉喷,但除了面色苍白之外,竟未变色,反而身子一转,贴近了朱雀,探手把她的面纱掀开看了看,然后大笑道∶『果然是绝色美人!』说完,他驾驭起斩龙剑,竟是又冲杀了出去┅┅」

  青龙叹道∶「一来是他太过强悍,手臂虽断,圣殿上鲜血飞飘,但他剑势威力竟彷佛更胜过往;二来其他那四个青云门的家伙,居然在圣殿之后放起火来,浓烟四散。我们担心还有更多正道之人,心慌意乱,又急著救火,居然就被他冲了出去。」

  青龙淡淡道∶「可惜英雄固然了得,不可一世,却也没什麽好下场。当日等我们搞清楚了其实只有青云门五人冲杀进来之后,真个是气得七窍生烟,但我也看得出来,万毒门和长生堂那些家伙,嘴上骂得厉害,但心里对万剑一此人都是惊佩之极,尤其是我那个师妹朱雀┅┅唉!」

  他似乎想到了什麽,没有继续说下去,转而言道∶「那时我们都以为青云门中,必定是此人接掌掌门大位,不料事隔不久,却听说乃是他师兄道玄接位。从此之后,这个惊才绝艳的人物,竟是从此再无消息,直到了今天,我才知道,他竟然已经死了。」

  7.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天地之间,其犹橐龠乎?虚而不屈,动而愈出。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[1]

  由于《老子》文本的特殊关系,一章中上句与下句未必有必然联系(帛书本《老子》证明早期《老子》章节与传世本不同,很可能祖本《老子》不分章);所以我们把重点放在头一句上。显然,“刍狗”是理解句意的肯綮之一。历来对“刍狗”的解释大致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倾向于将“刍”、“狗”拆开,分别释义。这种说法最早见于汉代河上公的注:“天地生万物,人最为贵,天地视之如刍草狗畜,不责望其报也”,“圣人视百姓如刍草狗畜,不责望其礼意”。a title= style=mso-endnote-id: edn2 href=其后,魏晋时王弼采纳了这种说法,“天地任自然,无为无造,万物自相治理,故不仁也。仁者必造立无施,有恩有为。造立施化,则物失其真;有恩有为,则物不具存。物不具存,则不足以备哉!天地不为兽生刍,而兽食刍;不为人生狗。无为然万物而万物各适其所用。”[3]为了论述方便,以下称这种释义为河上公注。

  范文澜在《中国通史简编》中继续阐发河上公注,“……刍(草)、狗(兽)、人都是天地间自然生长的物,兽食草,人食狗,都合乎自然规律,天地并不干预兽食草,人食狗,所以圣人也不干预百姓的各谋其生活”。[4]

  显而易见,主张拆词的根据主要来源于文字学。刍的古字是“刍”,甲骨文字形从手从草,故《说文》释:刍,刈草也。又,李文仲字鉴曰:“‘刍’,说文:‘刈草也,象包束草之形。’从二屮,即‘草’字也。”“刍”字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被普遍用来指代草,如《周礼·太宰》:“七曰刍粖之式”。《左传·昭公十三年》:“淫刍荛者”。《左传·昭公六年》:“禁刍牧采樵”。这是当时的大语境,以“刍”为“草”实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值得注意的是,河上公注的释义隐约将“草”放大,有相当于今天“植物”一词的外延。同理,“狗”被放大为“兽”,借指一切动物,于是有“兽食草,人食狗”之说。

  张小凡怔怔地望著,无声地流下泪来,双腿一软,终于是再也坚持不住,坐倒在碧瑶身边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傻……我还没有对你说,我在那口古井之中,看到的人是你啊……”

  张小凡怔怔地望著,无声地流下泪来,双腿一软,终于是再也坚持不住,坐倒在碧瑶身边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傻……我还没有对你说,我在那口古井之中,看到的人是你啊……”

  6.鬼王道∶「不错,苍松道人,田不易,还有商正梁、曾叔常,再加上一个万剑一,便是这五个人了。」

  青龙轻轻叹息一声,道∶「百年时光,匆匆而过,当年这些人不过还是锐意冲杀的年轻人,如今居然也都独当一面了。」

  鬼王微微一笑,道∶「龙兄,当年是你有事不在,否则有你们四大圣使在,青云山一战,我们圣教虽然未必能挽回败局,但至少也不会败得那麽惨!」

  青龙摇头,道∶「不可能的,百年前乃是正道三大巨派鼎盛之时,那些老不死的纷纷出山,加上我们一样也是抵挡不住。不过,嘿嘿,可笑我们圣教数千载之下,在蛮荒圣殿之所,却被那五个人冲杀进去,一时望风而靡┅┅」

  鬼王沉默了片刻,缓缓道∶「是啊,当年我因为要照顾上代鬼王,不在圣殿,但也听说场面极是难看。可惜圣殿中高手都在青云山那场大战中被派了出去,死伤无数,否则┅┅」

  青龙苦笑一声,道∶「不错,其实还不止,除了那个大懒鬼玄武,白虎和朱雀也都在圣殿。」

  鬼王脸色变了变,强笑一声,道∶「那怎麽刚才龙兄你却没有认出这两个人来?」

  青龙又是一声苦笑,道∶「说来也是丢脸的事。当年这五个人一路冲进蛮荒不说,居然还一直冲杀到了圣殿之上。那时全荒震动,震骇不已,我与白虎、朱雀虽然一向与看守圣殿的长生堂、万毒门不和,但维护圣殿乃是首要之事,便与其他各派高手,一起守卫。」

  鬼王向半空中望了一眼,道∶「怎麽?这五个人的道行,百年前便如此之高吗?」

  青龙摇头,道∶「其实也不尽然,事过境迁后我细细想来,其实都是我们在青云山大败之后,高手死伤太多,人心惶惶,被这五人胡乱冲杀,一时都以为正道大批人马已经杀来,未战心已怯了,却不曾想到只有区区五个人。」

  他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,又道∶「这五人中,其实我只与万剑一照过面,所以不认得其他四人。当年他们冲进圣殿,五个人却分做了五路,从各个方向冲了进去。我们猝不及防,心中又是焦急畏惧,一听前后左右都有喊杀之声,方寸已然乱了。本来若是镇定接战,等局面稍定,我们必胜无疑,可惜,唉!可惜他们之中居然有一个万剑一┅┅」

  青龙眉目微闭,沉默了片刻,长出了一口气,摇头道∶「此人天纵奇才,惊才绝艳,乃我生平仅见。事后我等私下商谈,都以为其他四人虽然道行不低,但与万剑一比起来却相差许多,可以说若无此人,这几个青云门的家伙绝然是冲不进我们蛮荒,更不用说还杀到了我们圣殿之上。」

  看著青龙的神情,彷佛沉浸在回忆之中,隐隐有些向往∶「那时,其他四人从旁边后头冲进,我们却把主力都聚在正门圣殿之处,心中正自犹豫惊骇,便在这时,万剑一便孤身一人,仗剑直冲了进来┅┅」

  青龙叹息一声,道∶「不错,就他一人。我还记得当年他白衣如雪,剑碧如水┅┅啊!不错,就是那把斩龙剑了!百年不见,差点认不出来了。」

  鬼王吃了一惊,见青龙左手向前指去,却是指著兀自在场中拚斗的林惊羽手中那把碧如秋水的斩龙剑。

  青龙点头,道∶「不错,便是在他手里。那时我大声喝问,他却一言不发,只是长笑不已,直冲进我们人群之中,纵横厮杀,势不可挡。啧啧,啧啧,唉!真是英雄了得!」

  鬼王点了点头,脸上亦有惊佩之意,道∶「此人果然厉害,胆大包天,后来如何?」

  青龙道∶「我们都是又惊又怒,但又怕除了他还有正道高手即将杀入,而且圣殿之后喊杀声越来越近,我们更是惊惶。慌乱之下,竟是被他冲到了供奉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的正殿之上。」

  青龙苦笑一声,道∶「连你也这个反应了,可以想像我们当时何等恼怒。这一下便不管什麽其他高手来不来了,全部人都和疯了一样向他冲了过去,有什麽看家法宝都用了出来,只片刻工夫,他身上白衣便被血染红了。但他竟不回头,直冲进圣殿,腾身飞到了圣殿上并排供奉的那两座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神像之上,在二圣神像之间的白墙上,生生刻下了他『万剑一』三个大字!」

  青龙道∶「她是我们四人中唯一的女子,但侍奉二圣之心却最是虔诚。当时我只看她不顾一切第一个冲了上去,趁著万剑一刻字的那眨眼工夫,一刀便砍了下去,竟将万剑一的左手给砍了下来。」

  青龙叹了口气,道∶「你也吃惊吧!当时我们也都吓了一跳,因为万剑一冲杀进来时威势太大,我们都未想到他一人对著我们这许多人,再厉害也早成了强弩之末。不料他左手虽断,血如泉喷,但除了面色苍白之外,竟未变色,反而身子一转,贴近了朱雀,探手把她的面纱掀开看了看,然后大笑道∶『果然是绝色美人!』说完,他驾驭起斩龙剑,竟是又冲杀了出去┅┅」

  青龙叹道∶「一来是他太过强悍,手臂虽断,圣殿上鲜血飞飘,但他剑势威力竟彷佛更胜过往;二来其他那四个青云门的家伙,居然在圣殿之后放起火来,浓烟四散。我们担心还有更多正道之人,心慌意乱,又急著救火,居然就被他冲了出去。」

  青龙淡淡道∶「可惜英雄固然了得,不可一世,却也没什麽好下场。当日等我们搞清楚了其实只有青云门五人冲杀进来之后,真个是气得七窍生烟,但我也看得出来,万毒门和长生堂那些家伙,嘴上骂得厉害,但心里对万剑一此人都是惊佩之极,尤其是我那个师妹朱雀┅┅唉!」

  他似乎想到了什麽,没有继续说下去,转而言道∶「那时我们都以为青云门中,必定是此人接掌掌门大位,不料事隔不久,却听说乃是他师兄道玄接位。从此之后,这个惊才绝艳的人物,竟是从此再无消息,直到了今天,我才知道,他竟然已经死了。」

  7.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天地之间,其犹橐龠乎?虚而不屈,动而愈出。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[1]

  由于《老子》文本的特殊关系,一章中上句与下句未必有必然联系(帛书本《老子》证明早期《老子》章节与传世本不同,很可能祖本《老子》不分章);所以我们把重点放在头一句上。显然,“刍狗”是理解句意的肯綮之一。历来对“刍狗”的解释大致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倾向于将“刍”、“狗”拆开,分别释义。这种说法最早见于汉代河上公的注:“天地生万物,人最为贵,天地视之如刍草狗畜,不责望其报也”,“圣人视百姓如刍草狗畜,不责望其礼意”。a title= style=mso-endnote-id: edn2 href=其后,魏晋时王弼采纳了这种说法,“天地任自然,无为无造,万物自相治理,故不仁也。仁者必造立无施,有恩有为。造立施化,则物失其真;有恩有为,则物不具存。物不具存,则不足以备哉!天地不为兽生刍,而兽食刍;不为人生狗。无为然万物而万物各适其所用。”[3]为了论述方便,以下称这种释义为河上公注。

  范文澜在《中国通史简编》中继续阐发河上公注,“……刍(草)、狗(兽)、人都是天地间自然生长的物,兽食草,人食狗,都合乎自然规律,天地并不干预兽食草,人食狗,所以圣人也不干预百姓的各谋其生活”。[4]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